您的位置: 首页 >公司 >

Alphabet终于公布了2019年YouTube的收入 150亿美元

2020-03-05 15:21:39 来源:

在与股东打交道方面,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是否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?

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•佩奇(Larry Page)和谢尔盖•布林(Sergey Brin)上月决定不再参与这家科技控股公司的日常事务,这让华尔街燃起了希望:在与股东打交道方面,Alphabet将更多地表现出传统公司的特征。

因此,值得注意的是,新老板桑达尔•皮查伊(Sundar Pichai)在周一发布首份季度收益报告时,给了华尔街一份它期盼已久的东西:一窥内幕,将该集团旗下的YouTube和云计算部门的信息披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。

在提高透明度的同时,还出现了对股东更为友好的其它迹象。其中包括承诺对Alphabet的“登月计划”(moonshot)项目投资采取“更明确的重点”,这些项目的亏损一直在增加;承诺至少维持一项股票回购计划,该计划在2019年达到184亿美元,是前一年的两倍多。

不幸的是,皮查伊第一节的单飞被黯淡的数据玷污了。

谷歌搜索广告业务依然强劲,但非广告收入远低于预期,主要原因是Pixel智能手机销售疲弱导致硬件销售下滑。此外,该公司的营业利润率下滑,因为其“登月计划”项目——包括无人驾驶汽车、无人机送货和药物研发部门——的亏损跃升逾50%,达到20亿美元。

这一消息令Alphabet的股票市值在周一的盘后交易中缩水400亿美元,使其失去了上个月首次获得的1万亿美元的市值。

不过,如果说华尔街对上一季度的业务表现不以为然,那么,披露力度加大的消息却受到了热烈得多的欢迎。

“这是我报道这家公司以来,接到的最好的关于Alphabet的电话,”曾在高盛(Goldman Sachs)做了近十年分析师的希瑟贝里尼(Heather Bellini)说。其他分析师利用周一的财报电话会议,试图深入挖掘长期以来对外部投资者不透明的业务,尽管成效有限。

SunTrust分析师尤瑟夫•斯夸里表示:“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,但它显然带来了更多的问题。”他补充称,Alphabet遗漏的最重要细节之一是这些业务的盈亏水平。

最新披露的消息证实,YouTube和云计算部门正在强劲增长。但两人都没有完全达到人们对他们的期望。

在YouTube,广告收入在2019年达到了150亿美元,超过了美国ABC、NBC和Fox电视网的总和。但第四季度经济增速放缓至31%,明显低于前9个月的38%。去年,该视频服务因向用户推广的一些内容而受到批评,导致该公司承诺修改算法,一些人警告称,这些算法可能会削弱观众的参与度。

随着YouTube宣称拥有超过20亿的用户,新的披露表明它每年为每个用户带来7到8美元的广告收入。这与Facebook在整个应用程序家族中每用户7.38美元的收入大致相当,高于Twitter的5.68美元。

皮查伊说,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“品牌”广告,这为谷歌的强项——直接回应式广告留下了很大的增长空间。他表示,这可能成为“我们一个巨大的增长领域”,因为谷歌希望把YouTube变成一个在线商务平台。

与此同时,谷歌的云业务正迅速成为广告以外最有前途的业务。该公司上一季度的收入增长了53%,达到26亿美元。

这使得它的规模比亚马逊网络服务(Amazon Web Services)的三分之二还要大,而且增长速度也比亚马逊云业务的数据在近五年前首次披露时要快。

然而,要准确评估谷歌在追赶亚马逊(Amazon)和微软(Microsoft)方面的表现,并不容易,因为它们的业务性质不同。

杰富瑞(Jefferies)分析师布伦特•蒂尔(Brent Thill)表示,谷歌的云收入大部分来自其G套件的在线应用程序,这意味着谷歌云平台——与亚马逊竞争的部分——去年可能只占云总收入的一半。

此外,与微软的Azure云平台相比,整体的云增长率是中等的,后者在最近一个季度的增长再次加速到62%,squali说。他补充称,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Alphabet高管煞费苦心地强调他们所说的“非凡的收入势头”,即在最后一个季度的GCP业务部分。

与此同时,披露更多有关这些部门业绩的信息,却无助于解决华尔街另一个长期以来的抱怨:Alphabet在原有搜索业务之外投资过多,试图实现业务多元化。

高管们重申了佩奇仍在掌舵时的立场,强调了投资视野的长期性,同时指出短期内支出仍将保持强劲。高管们表示,随着谷歌完成对Fitbit的收购,并继续建设其全球基础设施,以满足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需求,明年的员工人数和资本支出可能会更快增长。

然而,当谈到Alphabet的“其他赌注”——登月计划——时,他们的语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。

皮查伊指出,Alphabet旗下的Verily和Calico医疗子公司与其他大公司合作的方式,是他希望与其他部门合作的模式。他补充称,这将有助于Alphabet在更大范围内开展工作,“而不会试图让单个管理团队跨越不同的领域”。

Alphabet首席财务官露丝•波拉特(Ruth Porat)也强烈暗示,Alphabet将采取更为务实的投资立场。她表示,Alphabet在决定何时向“登月计划”投入更多资金的标准上,采用了“更明确的重点”。它还在权衡,引入更多的外部投资者是否会“对治理和执行起到补充作用”,就像它曾经对indeed所做的那样。

这可能对Alphabet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。5年前,谷歌的创始人成立了Alphabet,以应对他们不断扩张的科技野心。

squali表示:“一旦你引入外部投资者,就必须出现流动性事件,无论是首次公开发行(IPO)还是战略出售。”如果是这样,那么Alphabet的新领导人可能只是在暗示,他们接手的这家科技控股公司将开始缓慢解体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精彩推荐

图文推荐

点击排行

Copyright 泉州广播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联系QQ:127 3992 928  

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